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15 Reads)
這幾天每日晨醒,總能聞到陣陣沁人心脾的桂花香味,是樓下的三株掛花樹開花了。於是,總憋不住下樓去近距離的感受之。奇怪的是,近了,那味道反倒遠了,不真實了。然當你遠走幾步,卻又隱隱聞見了那悠遠的馨香。於是突然想起《愛蓮說》裡的那句“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”。用在此處,真是再恰當不過的了。臨近中秋節,就開始期盼桂花的綻放,可她總是步履遲緩,每天在觀察她的進展,卻似乎未有大的動靜。直到對那份期盼失去了原本的耐心。而就在你失去耐心時,她卻於某日夜間突然全盤開放,那麼放肆,那麼張揚,那麼不容置疑。那陣陣濃郁的熱烈的氣息,會侵入你的每寸肌膚,每個細胞,會誘使你去追尋,去探索。但當你試圖近距離去接近,甚至去掠取時,她卻似乎收斂了那份難以掩飾的芳香,淡了,疏遠了,不得不令人懷疑,那濃烈的味道就是來源於此。深深地呼吸,深深地陶醉,卻又深深地遺憾——近了,卻遠了。當你深深沉醉於她的熱烈時,她卻於一夜間驟然消失,沒有一點點徵兆,那麼徹底,那麼利落,似乎不帶有一絲絲的遺憾。帶著無可替代的氣息,飄逝。留戀也好,失望也罷,那是桂花的週期與宿命。悄悄的來,輕輕的走。如天上的虹,如水中的月,有些飄忽,有些神秘。卻又如三月裡的小雨,那麼細膩,那麼柔美,也曾那麼具體。只是,都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 其實,人又何嘗不是如此。遠了,覺得神秘,覺得美感,恨不得去接近,去佔有;近了,也感覺只是個人,也有著這樣那樣的缺點甚至缺憾。遠觀而不褻玩,或許是最好的與人相處之道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