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你輕輕地躡手躡腳地走到他背後,把手抬得高高的,想和他打趣。他因工作纏身,太久沒有回家了。雖然你想念他,但你不想直接開始一段家常對話,因為憑你們的關係,幾乎無話可說——一個眼神,足夠了。當你正要把手重重地落到他肩上時,你聽見他深深一歎。 於是,你就不得不給即將墜落的手掌來個急剎車,再表面關心,但略帶掃興地問一句:“有煩心事?” 他便又歎,道:“風塵荏苒音書絕,關塞蕭條行路難啊!”之後,他眼神黯淡,抿抿嘴唇,若有所思地點點頭。 父親為何說“音書斷”呢?我想,在通訊發達的今日,這“音書斷”,恐怕不是“親朋音書皆斷”,而是“親朋情感皆淡”。父親那一輩,親情和倫理佔據了比生命還重要的位置,而傳統的父親,恐怕比同輩人更注重這四字。 手足不合,再加上事業上的不順心,屋漏偏逢連夜雨,所以才一歎接一歎吧! 沒辦法,你只得這樣勸父親:“不要愁,一切都是暫時的,一切都會變好的。”接著,你又抱著一絲希望,把普希金的“心兒永遠嚮往著未來;現在卻常是憂鬱。一切都是瞬息,一切都將會過去”認真地朗誦給他。 可無濟於事。他會想和你說些什麼,又活生生地被噎了回去。又歎一氣,“珍惜吧,兒子,珍惜!”頓時,疲勞與愁苦一股腦地湧向他的雙頰,並肆意蔓延下去。 珍惜?珍惜什麼? 珍惜這優越的條件麼?父親是希望你珍惜他為你親手打造的平台,鞭策你以勤為徑,以苦為舟地學習,還是乾脆讓你珍惜現在的時光——享受這段人與人之間只有打打鬧鬧、沒有利益關係的時光;享受這段只須笑鬧人間,不必為衣食住行夙夜憂歎的時光;享受這段不會因為個人的目的爾虞我詐,你爭我搶,甚至兄弟姊妹間相互殘殺的時光。大概是後者吧!因為,父親也曾有過童年。他曾經在同桌的書包裡,藏上一隻蟋蟀,卻因急著踢球,錯過了同桌尖叫;曾經與發小抽著陀螺,逮著蜻蜓,回家吃完單調卻香噴噴的飯,轉眼又不見人影;也曾經被個別欺凌弱小的高年級生欺負,找哥哥扞衛尊嚴。而今,這些景象都如鉛筆畫,被歲月這塊橡皮擦得越來越模糊。 看著父親疲憊的樣子,你不僅走漏出一句:“困了的話,到床上睡會兒吧。”而你驚奇地發現,僅僅一句話的工夫,他便酣睡了。 累了,父親真的累了。而你,卻不那麼累。 這是為什麼呢?一陣思考過後,你明白了。在人生的路途上,父親比你多跑了40年。而 這40年,卻能使一個英姿勃發,不屑世俗的少年,變成一個氣喘吁吁,任世擺佈的中年人。 旅程愧淹留,徂歲嗟荏苒。你突然意識到,你奮鬥的黃金時日僅有40年,而在這40年裡,你可以過得極小資,也可以過得極忙碌充實。而這兩者之間的選擇權,始終掌握在你的手上。 你這才明白,原來人生在世,無論老少,我們的年齡基本相同,但是我們每個人的抉擇是不同的。如果你選擇走寬闊平坦的大路,你這一路上便注定單調乏味;但如果你選擇了狹窄崎嶇的小路,你的旅途定會時時刻刻充滿挑戰。而這一老一少,一寬一窄的根本差別,則簡單的令人不可思議,只有兩個字:荏苒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一首“回到過去”,勾起我懷舊的思緒。詞句中點點含義,相信是誰都能夠明白,只不過,我們也還無知,而你,也沒能懂。 我知道當初是我不該,畢竟是誰也不能很快去接受這樣的事實,我明白你的感受,我也一直希望你能夠理解。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,彼此應該坦誠接待。 別總是說我太敏感,放不開,想不通。這並不是誰的錯,因為並沒有錯,所以你不應該把所有的責任都給我。一個人的孤獨,兩個人的過,我不該背負這樣的痛苦。你說你如履薄冰,像被人監視著很不自在,我向你道歉,但如果你不去正視問題,不從自己的方面和大方面去思考,那只能說,你太膽小。 或許你會說:根本就沒有問題,是你老是在想。那麼,我希望你能想想,如果只是讓你感到束縛,請您寬容,因為我不會要求你做出什麼,而我,也不可能對你做出什麼。 你很容易可以找到依賴,然而看似被放逐的我,卻一直在遷就你,也在放縱自己。有時候真的是無法忍受被誤會的感覺,我瘋狂的在街上亂竄,多少次想奔淚。但理智告訴我,我可以原諒你的不懂,我可以寬容接受和承受。所以我不希望你以長者的身份來說,你可以去安慰別人,幫助別人,但並不是這樣做了,就可以化解一切。 很多時候,你並不會聽我們這麼說,如果我們說的都是廢話,你可以不理,但如果不是,請你想想,原因只是一個人的嗎?很多時候需要自省。不是說別人看起來懦弱才尋求幫助,那是好朋友相信你,能夠為我們分擔一些快樂和傷悲。也請你明白,我們需要彼此關心。 你很容易的就可以找到依賴,而我,在經過一番苦痛之後,會更加的完善自己。我的心中已經根植了深厚的情誼,如果你願意,我都歡迎。 但現在我很遺憾,曾經的那些,難道真的因為那樣,而變得敏感而不願觸及了麼?是我放不開,但也請您放開,我不願看到你閃爍的眼睛,逃避的言語。我不希望你再虛無,無聊,僅僅是得過且過。我希望你能感性一點,而我,該理性一點。曾經的你,去了哪裡? 我知道那些不該說的話,讓你負氣流浪。現在這樣,是我不想看到的,但我沒有辦法去改變,即使可以改變。因為你還不成熟,因為你不願意聽,因為你說這都是我想太多,所以我明白,過多的努力,過多的解釋,過多的話,都是無用的。 這並不是只有我的原因,請你也想想,好嗎?一直淡了,到最後也就不剩下什麼了,我還在留戀什麼呢?因為現在這樣,是個結果,但,只能這樣了? 希望你能想想,一個人的寂寞,兩個人的過,我希望彼此能把問題一起解決,好嗎??我也只是在這裡寫寫罷了。我很珍惜每一份情誼。不管過去,現在,將來,你會忘記,但是,我不會忘記。因為,很純真。即使有或沒有,那又會怎麼樣呢?彼此放開了,寬容了,那才是真正的答案吧?! 你還不成熟,而我,太無知。所以,我沒有辦法改變我所犯下的不是錯的錯。

| 14 July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  通過年輪可得出年頭好壞,還能得出火山爆發的時間等等,科學家們將去探索如何利用年輪幫助人們預測未來氣候方面。  

| 1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淺戀一滴雨,刺骨的冰涼,瀰漫心扉,盛開在流年的夢寐,伴著我的眼淚,遊走在紅塵轉角。 獨舞花前,淌濕的青石板上不見傾心相間的往昔。 靜謐的年華,誰為誰付了一世繁華?誰把誰的悲傷緊鎖眉間? 楓葉將故事染色成我看不透的結局。站在十字路口,看著細雨斑駁了時光。 握一縷墨香,舞起夜的感傷,斷斷續續的記憶化作思念在指尖流淌。 風輕吹,吹乾誰的淚痕? 花盈落,落盡誰的眷戀? 月淺照,照亮誰的眼眸? 那些,跳動的音符,暖暖的陽光,是我生命中最美的記憶。 那片,飛舞的梨花,淡淡的芳香,是我青春裡最美的遇見。 燈火闌珊處,月兒殘彎,回頭看,那場傾城繁華早已落幕。 走在思念凝成的煙雨裡,捧不起陌路的冷暖,低頭的瞬間,淚水輕盈灑落。  一個人越堅強 心就會越冷 情就會越淡。 獨炫一季的花瓣,零落在塵埃落定的傷裡。 繁華落盡時,記憶裡的天空只剩灰白色,藏匿在眼角的淚珠如何自語氤氳的斷點?
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15 Reads)
這幾天每日晨醒,總能聞到陣陣沁人心脾的桂花香味,是樓下的三株掛花樹開花了。於是,總憋不住下樓去近距離的感受之。奇怪的是,近了,那味道反倒遠了,不真實了。然當你遠走幾步,卻又隱隱聞見了那悠遠的馨香。於是突然想起《愛蓮說》裡的那句“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”。用在此處,真是再恰當不過的了。臨近中秋節,就開始期盼桂花的綻放,可她總是步履遲緩,每天在觀察她的進展,卻似乎未有大的動靜。直到對那份期盼失去了原本的耐心。而就在你失去耐心時,她卻於某日夜間突然全盤開放,那麼放肆,那麼張揚,那麼不容置疑。那陣陣濃郁的熱烈的氣息,會侵入你的每寸肌膚,每個細胞,會誘使你去追尋,去探索。但當你試圖近距離去接近,甚至去掠取時,她卻似乎收斂了那份難以掩飾的芳香,淡了,疏遠了,不得不令人懷疑,那濃烈的味道就是來源於此。深深地呼吸,深深地陶醉,卻又深深地遺憾——近了,卻遠了。當你深深沉醉於她的熱烈時,她卻於一夜間驟然消失,沒有一點點徵兆,那麼徹底,那麼利落,似乎不帶有一絲絲的遺憾。帶著無可替代的氣息,飄逝。留戀也好,失望也罷,那是桂花的週期與宿命。悄悄的來,輕輕的走。如天上的虹,如水中的月,有些飄忽,有些神秘。卻又如三月裡的小雨,那麼細膩,那麼柔美,也曾那麼具體。只是,都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 其實,人又何嘗不是如此。遠了,覺得神秘,覺得美感,恨不得去接近,去佔有;近了,也感覺只是個人,也有著這樣那樣的缺點甚至缺憾。遠觀而不褻玩,或許是最好的與人相處之道吧!

| 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在現實與不現實的生活裡,我們一次次走了又來,來了又走;在愛與不愛的時間裡,我們一次次相遇然後分離,再相守,最後分手;在不論對錯的謊言裡,我們曾做過什麼;在溺愛的空間裡,我們還能保留下什麼? 在愛的時間裡,看著那電視劇,幻想自己想要的愛情,不切實際的追求完美的結局,可笑,誰不會幻想,可有幾人能把愛情幻想與現實結合起來做到那樣完美,人和人相處不是猜想,不是彼此在不通過言語的交流而懂對方,懂一個人,那你和他在一起還有什麼意義,沒有新奇,沒有起起落落,沒有生活之間的分分合合,愛情,是分分合合,愛情,是吵吵鬧鬧,愛情,是分分合合吵吵鬧鬧後的平平淡淡, 怎樣才算讀懂一個人?很多人會想到青梅竹馬,天真的孩子,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,那你是懂,一個懂字是可以讓人追求學習一輩子的文字,有人說:在你懂一個人的時候,那時的你已經處於死亡邊緣,在你老的那一瞬間你才能真正懂的和你一起走過每一天的伴侶,所以說 人一輩子只會懂一個人,也只有一個人會陪你到老, 我們想要的生活,但又與現實中的生活能區別到什麼地步?很多人想要一個家,溫馨,健全,現實生活中真有這樣的家嗎?或許吧!只是我還沒有發現,在人的一生裡總會有失落,傷心,開心,顛倒爬起,在人的一生裡總會有盲目,迷途,迷失,看不清,我們走過。 愛情是盲目的,沒有誰對誰錯,沒有想要與不想要,當它來臨時沒有預兆,沒有理由,沒有現實與不現實。 劃過美麗的言語,心動過,走過,留下殘缺而美麗傷感的身影,心好痛,痛的不覺疲憊,愛了,放了,悔了,找不到了! 想愛就別放手,想愛就愛到深處,想愛,就愛到即使一個人走。 看不到結果的等,堅持,別問我是什麼動力能使我堅持那麼久。 愛人,好想要牽你的手,牽著手一起到花眼,到白頭…… 著:稻草人

| 1 May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冷戰進行了一個月,彼此都有些倦了,兩個人一起久了,終會厭倦的吧。是什麼時候起,他不再守她的廠門口,急切地從湧出來的人群中搜索她的身影;什麼時候起,她不再聽到他上樓的腳步聲就心跳加速,及時地為他打開門……日子就像一隻漏斗,“滴滴答答”,漏走了激情和甜蜜,剩下的,就只有冷漠和疏離了。 他想離婚,但是總下不了決心。當初也曾癡狂地相親相愛的,如今真要斬斷結髮之情,他下不了手。他還記得,當初為了和他在一起,她不顧父母的反對,義無反顧地撲向他的城,而她的父母,只有她一個女兒。他也記得,這些年裡她跟著自己,住過簡易的民房,吃過從菜市場廉價買回的最便宜的菜,冬天用冰冷的水給他洗衣服,一雙嬌嫩的手,凍得像紅蘿蔔……這些,他都沒忘。可是,那些香醇如蜜的愛的感覺,怎麼就完全消失殆盡了呢? 那天早晨,兩個人又因為一些瑣事拌了嘴。晚上下班後,他不想回家,獨自在街上遊逛。意外遇上很久不見的朋友,朋友說,去我家,咱們喝一杯。 倆人一路走一路聊。路過一家蛋糕店,朋友說,你等我一會兒。他遠遠地看著,那家店裡擠滿了人,排隊的人一直蜿蜒到店外,朋友排在隊伍的最後。長龍緩慢地向前移動,他在旁邊煩躁地轉著圈,頻頻看表。朋友卻氣定神閒,彷彿忘了還有他在等著。 足足站了近20分鐘,朋友才提著香味四溢的蛋糕笑呵呵地跑過來。他問,不是不喜歡吃甜品嗎,怎麼喜歡吃蛋糕?朋友笑著說,是我愛人,她喜歡吃這家店做的芝士蛋糕。 繼續往前走,路過花卉市場,朋友又停住,把蛋糕往他手裡一塞,說,我進去看看昨天要的蘆薈今天到了沒有。一會兒,朋友出來,手裡抱著一盆綠盈盈的蘆薈。朋友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說,我愛人這兩天上火,臉上出痘痘,聽說蘆薈消痘效果最好。來問了幾次了,都沒有,今天終於到貨了。朋友的臉上,滿是興奮和滿足。 他覺得好笑,問,你天天就想這些婆婆媽媽的瑣碎事情啊,不覺得煩嗎? 朋友看著他,奇怪地反問他:怎麼會煩呢?這才是我一天中最快樂的事情。朋友拍拍他肩,笑著說,愛是需要用心餵養的,你時時刻刻放她在心上,她也會疼你愛你珍視你啊。 他呆呆站著,突然把蛋糕往朋友手裡一塞,轉身就跑。朋友在身後喊,不喝酒了?他頭也不回,邊跑邊回答,有比喝酒更重要的事呢。 那天,他繞了大半個城市,去城西的那家炸雞店,買了一隻炸雞腿。他記得以前,她最喜歡吃這家店的炸雞腿。他常常在下班後跑到這裡,買一隻炸雞腿,再去接她回家。她坐在他的自行車後面,吃得滿嘴都是油,像個幸福的公主。那時候他還很窮,只能一個星期買一次,一次只能買一隻。每次,他總是以不喜歡吃油膩的東西為借口不肯吃,而她,也總是以他不吃就扔掉來威脅逼迫他吃一點兒……那些貧窮而溫暖的時光,也是他們感情最富足的時候啊。 到家門口,他看到路旁的書報亭,又跑過去,翻來翻去,挑了十幾本雜誌。攤主吃驚地問他,這些都要?他爽快地說,都要都要。 回家,女人正在廚房裡做飯。他提著東西進了廚房,從背後抱住女人,說,親愛的,看我給你帶了什麼。女人的身體明顯地怔了一下,手裡的勺子“光當”一聲掉在地上。女人接過那些花花綠綠的雜誌,看了好一會兒才說,傻樣,這些雜誌編輯會寄的,幹嗎還花錢買?他說,當然要買,因為上面印的是我老婆的文章啊。 他舉著雞腿,喂到女人的嘴裡。女人有些發怔,遲疑著,咬了一口,濃郁香醇的氣息立刻撲鼻而來。女人轉過身看著她的男人,眼圈發紅。她舉著雞腿送到他嘴邊,他說,我不喜歡吃油膩的東西。女人便嬌嗔地做出要扔的樣子,你不吃,我就扔進垃圾桶裡了…… 那天晚上女人做的菜很豐富,他跟在女人的身後,看著女人熟練地放油鍋、煎雞蛋、炸鯉魚,女人輕盈如舞的身姿,讓他的心泛起柔軟的波,那波又一圈一圈地蕩漾開來,讓他的整顆心溫暖而潮濕。女人推他幾次,讓他去客廳裡看電視,他都不肯。他聽著女人絮絮叨叨地說著話,聲音很快活,彷彿每一個字裡都跳動著快樂的音符。 他剝著一根蔥,想,愛原來這樣簡單,簡單到只需要一個蛋糕一隻雞腿一句話一個眼神;但愛又這樣複雜,哪怕一個蛋糕一隻雞腿一句話一個眼神,也需要以愛做底用心餵養,才能開出芬芳絢麗的花。 文章來源:劉虎的BLOG |木子李 | 卡卡與美麗 |劉冠廷 Will 健康塑身專家 | 一直在路上 |Mike's e-journal | 小丸子BLOG |陸天明的BLOG | Daily Guardian |New Mexico Science |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冷戰進行了一個月,彼此都有些倦了,兩個人一起久了,終會厭倦的吧。是什麼時候起,他不再守她的廠門口,急切地從湧出來的人群中搜索她的身影;什麼時候起,她不再聽到他上樓的腳步聲就心跳加速,及時地為他打開門……日子就像一隻漏斗,“滴滴答答”,漏走了激情和甜蜜,剩下的,就只有冷漠和疏離了。 他想離婚,但是總下不了決心。當初也曾癡狂地相親相愛的,如今真要斬斷結髮之情,他下不了手。他還記得,當初為了和他在一起,她不顧父母的反對,義無反顧地撲向他的城,而她的父母,只有她一個女兒。他也記得,這些年裡她跟著自己,住過簡易的民房,吃過從菜市場廉價買回的最便宜的菜,冬天用冰冷的水給他洗衣服,一雙嬌嫩的手,凍得像紅蘿蔔……這些,他都沒忘。可是,那些香醇如蜜的愛的感覺,怎麼就完全消失殆盡了呢? 那天早晨,兩個人又因為一些瑣事拌了嘴。晚上下班後,他不想回家,獨自在街上遊逛。意外遇上很久不見的朋友,朋友說,去我家,咱們喝一杯。 倆人一路走一路聊。路過一家蛋糕店,朋友說,你等我一會兒。他遠遠地看著,那家店裡擠滿了人,排隊的人一直蜿蜒到店外,朋友排在隊伍的最後。長龍緩慢地向前移動,他在旁邊煩躁地轉著圈,頻頻看表。朋友卻氣定神閒,彷彿忘了還有他在等著。 足足站了近20分鐘,朋友才提著香味四溢的蛋糕笑呵呵地跑過來。他問,不是不喜歡吃甜品嗎,怎麼喜歡吃蛋糕?朋友笑著說,是我愛人,她喜歡吃這家店做的芝士蛋糕。 繼續往前走,路過花卉市場,朋友又停住,把蛋糕往他手裡一塞,說,我進去看看昨天要的蘆薈今天到了沒有。一會兒,朋友出來,手裡抱著一盆綠盈盈的蘆薈。朋友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說,我愛人這兩天上火,臉上出痘痘,聽說蘆薈消痘效果最好。來問了幾次了,都沒有,今天終於到貨了。朋友的臉上,滿是興奮和滿足。 他覺得好笑,問,你天天就想這些婆婆媽媽的瑣碎事情啊,不覺得煩嗎? 朋友看著他,奇怪地反問他:怎麼會煩呢?這才是我一天中最快樂的事情。朋友拍拍他肩,笑著說,愛是需要用心餵養的,你時時刻刻放她在心上,她也會疼你愛你珍視你啊。 他呆呆站著,突然把蛋糕往朋友手裡一塞,轉身就跑。朋友在身後喊,不喝酒了?他頭也不回,邊跑邊回答,有比喝酒更重要的事呢。 那天,他繞了大半個城市,去城西的那家炸雞店,買了一隻炸雞腿。他記得以前,她最喜歡吃這家店的炸雞腿。他常常在下班後跑到這裡,買一隻炸雞腿,再去接她回家。她坐在他的自行車後面,吃得滿嘴都是油,像個幸福的公主。那時候他還很窮,只能一個星期買一次,一次只能買一隻。每次,他總是以不喜歡吃油膩的東西為借口不肯吃,而她,也總是以他不吃就扔掉來威脅逼迫他吃一點兒……那些貧窮而溫暖的時光,也是他們感情最富足的時候啊。 到家門口,他看到路旁的書報亭,又跑過去,翻來翻去,挑了十幾本雜誌。攤主吃驚地問他,這些都要?他爽快地說,都要都要。 回家,女人正在廚房裡做飯。他提著東西進了廚房,從背後抱住女人,說,親愛的,看我給你帶了什麼。女人的身體明顯地怔了一下,手裡的勺子“光當”一聲掉在地上。女人接過那些花花綠綠的雜誌,看了好一會兒才說,傻樣,這些雜誌編輯會寄的,幹嗎還花錢買?他說,當然要買,因為上面印的是我老婆的文章啊。 他舉著雞腿,喂到女人的嘴裡。女人有些發怔,遲疑著,咬了一口,濃郁香醇的氣息立刻撲鼻而來。女人轉過身看著她的男人,眼圈發紅。她舉著雞腿送到他嘴邊,他說,我不喜歡吃油膩的東西。女人便嬌嗔地做出要扔的樣子,你不吃,我就扔進垃圾桶裡了…… 那天晚上女人做的菜很豐富,他跟在女人的身後,看著女人熟練地放油鍋、煎雞蛋、炸鯉魚,女人輕盈如舞的身姿,讓他的心泛起柔軟的波,那波又一圈一圈地蕩漾開來,讓他的整顆心溫暖而潮濕。女人推他幾次,讓他去客廳裡看電視,他都不肯。他聽著女人絮絮叨叨地說著話,聲音很快活,彷彿每一個字裡都跳動著快樂的音符。 他剝著一根蔥,想,愛原來這樣簡單,簡單到只需要一個蛋糕一隻雞腿一句話一個眼神;但愛又這樣複雜,哪怕一個蛋糕一隻雞腿一句話一個眼神,也需要以愛做底用心餵養,才能開出芬芳絢麗的花。 文章來源:大明王朝劇組的BLOG |MAGGIE.小蕊 』s 彩妝冊 | 自知書坊的BLOG |遙遠的路BLOG | 洛斯事務書業 |小胖的BLOG | 冬牧子的茶,還有綠豆湯 |Bad Dad Blog | 郭琳的BLOG |Richmond Report |
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每每想到家,一縷霧般的感傷襲透整個身心,使我無比的冷靜。 一 當漸漸認識了飛鳥,我才發現自己只不過是井底的一隻青蛙,總是看不到外面的世界。總覺得周圍的花草,牆角的蟲豸也不時對我譏笑。我多想讓自己長出翅膀如雄鷹般橫擊長空,飛出重重群山的束縛,飛到最遙遠的地方找尋屬於自己的夢。我強烈的渴望著…… 我終於上學了,在我八歲那年,在生活邊緣掙扎的父母,終於把我送進了本村只有十幾名學生的小學。一個或美麗或遙遠的夢在此生根發芽。我咬破嘴唇發誓:我一定要到山外去看看世界的模樣,要讓父母後半輩子過上好日子。 “既然選擇了遠方,就只顧風雨兼程。”載著夢想,山裡的孩子啟程了。在貧困的掙扎中,在夢想的支撐下,牽引著思念,我一步一步向遠方的城市邁進。付出的汗水也總算有了點回報,小考後,我的努力終於贏得了到縣裡重點中學的機會。這對於山裡的孩子來說是一種最好的機遇,也是一種幸福。父親自是無話可說,母親也自然是高興。可接下來的是憂愁,要知道到城裡讀書,書雜費已經夠父母操勞,更何況每個月將近兩百塊錢的生活費,這已抵得過家裡三個月的費用。那個假期,我經常在半夜裡醒來時看到父母在煤油燈下忙碌的身影。我的眼睛涼了好久,但為了夢想我也自私起來,從不說出因為家裡沒錢而退學之類的話。我知道我不能說,我不能打碎父母的希望,也幸好當時我沒說。 二 就在那烈火如焰的日子,我背上餘溫猶存的行囊到山外求學。那天父母依依不捨的送我一程又一程。到公路邊要上車時,父親只是淡淡的幾句話:“去吧,路上小心,生活費要拿好,別給別人給搶了。”沒走幾步,母親又顫抖的叫起我的小名。我回頭看見她正用衣袖擦著眼淚:“放假早點回家,有事常給家裡來信……”我默默的點了點頭,然後頭也不回的上了車,雖然我知道永遠都走不出父母親的視線。 到了城裡,一切都是新的。我很快融入了新的環境。 這裡有高樓大廈得裝飾,有車輛人群的襯托,有燈紅酒路的點綴。曾在一段時日,城市裡一種無法抵擋的誘惑使我忘卻了自己,我的心臟隨著城市的節奏跳動。漸漸的覺得大山彷彿迷失於渺茫的煙霧之中,似乎沒有了位置。我開始放縱了自己,整天想著一些根本沒有答案的問題,成績也一塌糊塗。 當街頭巷尾想起:我多想回到家鄉/再回到她的身旁/看她的溫柔善良/來撫慰我的心傷/時,我的眼睛濕潤了,原來我的心靈深處還有一點醇厚的溫存。 終於放假了,帶著城市的喧囂與塵埃,我回家了。重新回到那被大山環抱的家,回到父母的渴望之中。 “回來了,回來就好。走了那麼長的山路,一定很渴了,一定夠累了,先吃幾個黃瓜吧!”我剛進門,母親就高興的地上了幾個皺了皮的黃瓜。我接了過來就大口大口地啃了起來,淡淡的,也暖暖的。父親也高興的殺了家裡的那隻老母雞。 在整個假期裡,我的語言很少,因為考不好,不知從何說起。還好父母親並沒有問我的成績怎樣,只是問些諸如:在城裡有沒有被人瞧不起?在學校吃得好不好?生活費夠不夠用?等等。而我心中的內疚卻漸漸加劇,但還是什麼都不說。 三 又開學了,我背上行囊又一次出去。母親說我是過客,父親依然是那幾句話:“生活費要拿好,別讓人給搶了。”這些簡單的話總是嗆得我眼睛生疼,突然覺得父母老了好多。 到了學校,我找回了最初的狀態,繼續努力。終於又在中考的時候以優異的成績,得到縣重點高中免費錄取,並且每月有一百塊錢的生活補助費地機會。這又是一大幸運與幸福。當得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,父母親樂的開花,我們抱在一起笑了。當然在我心裡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成績,也只是能給父母的一份小小的禮物而已。前面的路還很長,我還要面對更多更多。大學,才是我真正的夢想,才能給父母親最好的禮物。為了這個,我在高中三年裡一直不敢洩氣,父母親也沒給我什麼壓力,他們總是說:“我們兩對你很放心。” 只是我自己心中明白。 四 我終於考上了大學,並且是我們村裡歷史以來的第一個本科生。父母常常為此而自豪,可是生活的最初狀態還是繼續重演。大學也意味著壓力,就那第一年的學費已讓父母跑了好幾家親戚去借,他們說就是砟破鍋頭也要讓我讀完大學。我哭了。 這次出來離家更遠,能回家的機會很少。父母執意說要送我到學校,說看看我學校的樣子,可是沒有來成,因為家中還有好多事要做。我答應他們不久一定會帶他們到我的學校看看。出來那天是九月五號,太陽好大。父母也還是送我到久違的公路邊,母親依然叫我的小名,總是那麼親切;父親依舊重複那淡淡的幾句話。看著父母斑白的髮絲和如弓的背,這次我終於說出了一句:“保重。”然後再也說不出來。 寒假,我回家和父母過年,他們依然那麼高興。。可是在這個平和的冬季,我覺得父母猝然蒼老,歲月沉重的鞭痕是的父母的步履不在輕快。我知道這些年來你們已經很累很累。我看著他們,心中充滿難言的歉意,也知道了該做什麼。 文章來源:桓台衛生 |親艾的四丟比 | 百強傢俱 真的很德國 |毛戈平的BLOG | 磨鐵圖書 |紫羅花園夢幽幽 | 前· 青燭 |可人--健康之友 | 大地微涼:手藝的漂泊 |WeBlog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主裁判   在比賽暫停或比賽成死球時出現的犯規,裁判員均有判罰權。裁判員在比賽進行中,根據比賽實際情況,諸如比賽結果等所做的判決,應為最後判決。   國際理事會決議   (1)擔任國際比賽裁判工作的裁判員,應穿著和比賽雙方服裝的顏色有明顯區別的裁判服。   (2)國際比賽的裁判員,除有關國家的協會同意選派本協會下屬人員擔任外,應由中立國家人員擔任。   (3)裁判員必須從正式的國際裁判名單中選派。在業餘和青年國際比賽時,可不採用此決議。   (4)在比賽前、比賽中或比賽後,遇有觀眾、工作人員、隊員,已登記的替補隊員或其他人員不守紀律或有不正當行為,不論發生在球場內或球場附近,裁判員均應向主辦機構報告,以便採取適當措施。   (5)裁判員只能在恢復比賽前更改判決。   (6)如裁判員已決定運用有利條款,使比賽繼續進行,則不論使有利一方是否獲益,即使未給任何手勢表示,也不得任意改變原決定。運用有利條款並不表示對犯規隊員不予處理。   (7)制定規則的用意是使比賽順利進行,盡可能少地受到干擾,裁判員應判罰故意犯規行為。如經常對情節輕微的犯規和僅屬懷疑的犯規鳴哨判罰,則會使隊員反感、動怒並影響觀眾情緒。   (8)裁判員在發生嚴重騷亂時有權終止比賽,但無權取消任何一隊的比賽資格,或決定比賽的勝負,裁判員應將具體情況書面報告主辦機構。   (9)隊員同時有兩種不同性質的犯規行為時,裁判員應對較重的犯規進行判罰。   (10)裁判員本人未能發現的情況,應依照中立巡邊員提示的信號做出處理。   (11)比賽時,未經裁判員示意允許,場外任何人不得進入比賽場內。   (12)比賽進行中,教練員可以向場內運動員傳達戰術上的指示,但無論是教練員或其他官員都必須嚴守其責,且只允許在規定的技術區域內進行場外指揮。   巡邊員   每場比賽應委派兩名巡邊員,他們的職責應為示意:何時球出界成死球;應由哪一隊踢角球、球門球或擲界外球;當要求替補時。   他們還應協助裁判員按照規則控制比賽。巡邊員如有不正當行為或不適當地干擾比賽,裁判員則應免除其職務並指派他人代替。巡邊員使用的手旗,應由比賽場地所屬的俱樂部提供。   國際理事會決議   (1)中立巡邊員應對裁判員未發現的犯規行為提示信號,引起裁判員的注意,但仍應以裁判員的決定為準。   (2)國家A級比賽,各國足球協會必須選派當年度國際足聯在冊的中立國巡邊員。   (3)在國際比賽中,巡邊員的手旗應用鮮明的顏色,如鮮紅及黃色等,建議在其他比賽中也採用該色手旗。   (4)只有根據裁判員對巡邊員不合理的干擾或不稱職的報告,才可給巡邊員紀律處分。

Next